当前位置首页 >> 盛衰荣辱 >> 正文

政府多人联名要求判中国亿万富姐吴英死刑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-6-2

政府多人联名要求判中国亿万富姐吴英死刑

中国亿万富姐吴英已将她的经历写成了一本自传体小说,名为《黑天鹅》,希望可以以上诉书的名义从看守所中传出来。“我看了,写得挺有文采。16开的一个本子,里面写满清秀的字迹。”张雁峰说,“与上诉书不同的是,文学的色彩很浓,用的是'谁谁谁奸笑着跟我说'这类的字眼,写了她从经商开始到现在在看守所中的经历。”目前,吴英命悬一线,《黑天鹅》仍是一部没有结尾的小说。(图为吴英受审,图片来源:资料图)

 

 

4月7日,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,从大门通向东4法庭二三百米长的路,被近30个法警层层把守---吴英集资诈骗案二审在此开庭。“被告人吴英,你可以为自己辩护。”7日下午,庭审开始1分钟,法官说道。“我认为我不构成集资诈骗罪,但我认可构成非法吸收存款罪。”吴英低声说。这是案发至今4年来,吴英首次认罪。2009年12月18日,吴英以集资诈骗罪一审被处以死刑。庭审刚结束,浙江省检察院的检察官便过去问吴英:这是你的策略,还是真诚悔罪?吴英回答:“我是真诚悔罪。”(少年吴英 资料图)

 

同一审一样,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杨照东和张雁峰,二审依然选择为吴英做无罪辩护。二审开庭前的会面中,吴英曾对张雁峰表示:不想为自己做无罪辩护了。都押了这么多年了,不会把我放了。律师与吴英并未就此达成一致。吴英作了自己的选择。听到吴英认罪,坐在旁听席上的父亲吴永正叹了口气:“无罪就是无罪,怎么能认一个轻的罪!” 庭审结束后,饭后微醺的吴永正仍然感到气愤:“但我也理解吴英,年纪轻轻就在里面呆了4年了。”他最后闭着眼睛点点头说。(4月7日中午11点20分左右,浙江金华,吴英父亲被记者团团包围询问庭审情况。图片来源:CFP)

 

2007年2月10日,26岁的吴英被拘捕。2011年4月7日,二审当天,站在被告席上的吴英,身着看守所黄色背心,脸庞比一审时略胖些,戴着眼镜,头发扎厦门癫痫治疗中心成马尾辫。年届30。这也是吴永正在2009年4月16日一审后,第一次见到女儿吴英。两年没有见到女癫痫的病因有哪几种儿的吴永正,觉得吴英变成熟了.(吴英 资料图)

 

一审时,吴英以集资诈骗罪被处以死刑。自此,为大女儿的生命奔走,成了吴永正生活的唯一重心。相信吴英无罪,是吴永正的信念。4月8日,律师与吴英见面后,吴永正给《法治周末》记者打来电话:“吴英突然认罪,一定是受了某些人的暗示。”但是吴英从未向律师提起有任何人暗示她认罪。4月7日庭审结束后,她传话要见律师。4月8日,与律师的匆匆会见中,吴英问:我当庭认可非法吸收存款罪,行不行?(吴英案一审判决书 资料图)

 

律师回答吴英:没有问题,辩护人可以和被告人持不同辩护意见,对庭审效果没有影响。吴英稍稍释怀。她表示对自己庭审的表现不是特别满意,原因是二审开庭前的两天晚上都没睡好。吴英的忽然认罪被外界猜测是“丢卒保车”。我国刑法规定,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比集资诈骗罪轻,最高刑期为10年。而集资诈骗罪量刑最高可判死刑。“吴英认罪是无奈之举。”辩护人杨照东当庭就解释说,“在一审判决的第二天,她被砸上脚镣后,精神基本处于溃败的状态。几次会见,是家人、律师给了她生活下去的勇气。正是经历了4年的磨难,吴英不再坚持她是无罪的观点。”(4月7日上午9点,关注度一直颇高的“浙江东阳富姐”吴英集资诈骗案二审在浙江省金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。)

 

一审被判死刑后,吴英情绪波动很大,一度拒绝上诉,一心求死。当时是冬天,吴英戴着脚镣,她曾告诉张雁峰:“冰凉,晚上睡觉都会被冰醒,有时候生活都需要别人帮助。”一审后,杨照东和张雁峰曾前后十几次从北京赶到金华看吴英,每次见面庭审相关的实际工作做得很少,主要是在做吴英的思想工作,跟她谈心。吴英一直急着等待二审开庭。(少年吴英 资料图)

 

2010年4月7日,吴英终于等来二审。两名检察官来自浙江省检察院,3名法官来自浙江省高院。据法院方面称,庭审也请来人大、政协人士旁听。与一审时媒体可自由参与旁听、并被金华市中院“管饭”不同,二审时所有媒体均被拒之庭外。在金华市中院的东4法庭内,检察官与辩护人双方争辩激烈。(审理现场,省高院拒绝了记者的采访,国内多家媒体被拒于法院大门外苦苦等候。)

 

此前,吴英曾在狱中凭记忆手书万言《上诉材料》,细述资金来龙去脉。张雁峰告诉《法治周末》记者,这些材料法院已经登记在案,是否采信尚不可知。此次,辩护人还新提交了5份新的证人证言。吴英的11个债权人中,林卫平、徐玉兰、骆华梅证明,与吴英的借贷属于正常民间借贷,并非被欺骗,且吴英也没有用于挥霍。

 

吴英在二审陈述中简要解释:资金都是从朋友处借的,从未想过不归还,所借资金全部用于公司经营而非肆意挥霍,案发时公司还在经营,不构成集资诈骗罪。同时,对判决书中所提到的77339.5万元是如何评估的,吴英以会计资料不全为由,不予认可。(图为吴英在庭审现场,图片来源:新华网)

 

此前,吴英曾在狱中凭记忆手书万言《上诉材料》,细述资金来龙去脉。张雁峰告诉《法治周末》记者,这些材料法院已经登记在案,是否采信尚不可知。此次,辩护人还新提交了5份新的证人证言。吴英的11个债权人中,林卫平、徐玉兰、骆华梅证明,与吴英的借贷属于正常民间借贷,并非被欺骗,且吴英也没有用于挥霍。(图为吴英创立的本色集团所在地)

 

据张雁峰介绍,上午整个被提问过程中,吴英情绪平稳,状态还好,而锋芒也不似从前。“你自己觉得是赚钱的,别人有没有提醒过你是不赚钱的!”二审庭审当日,检方质疑吴英所投资企业的盈利能力,讯问吴英新余癫痫病可以治愈吗。“我自己认为是赚钱的。”吴英低声回答。“和一审时倔强的吴英完全像是两个人。”吴永正庭后告诉记者。(图为吴英在庭审现场,图片来源:资料图)

 

2009年一审时,公诉人曾问吴英学历,吴英答:“中专。”公诉人又问:“你有能力管好8家这么大的公司(指吴英的本色集团下属公司)?”吴英立刻回答:“那你为什么说我没有能力?”下午庭审从1时持续到3时30分,进入法庭辩论环节。检方认为,一审判决死刑的事实清楚、证据充分、认定清楚,吴英构成集资诈骗罪;并要求法院重视吴英在下午庭审伊始,就认可自己构成非法吸收存款罪的行为。

4月9日,吴英与律师见面时,便急切地问道:有没有可能改判?两位律师都没法给出准确答案:“说不好,但我们觉得改判的希望很大。”吴英或可免于一死。《法治周末》记者从接近本案的人士处获悉,有关方面也并不希望吴英一死。吴英的债权人中还有人在上访,吴英死后这些债款如何偿还亦成问题。而吴英目前被扣押的房产等资产,经过这几年大幅升值,应该可以用来偿债。 该人士透露,吴英一审判决于2009年12月作出,但二审迟迟不开庭,也是有关方面在等新的刑法修正案出来。可是,最后并没有等到集资诈骗罪死刑条款被取消。

 

新的刑法修正案于今年2月25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,将在今年5月以后实施。张雁峰告诉记者,刑法修正案取消了13个死刑条款,但是非法集资诈骗罪死刑却不在其列。当时争议很大,不少人建议此条应取消,但是最终没有通过。

友情提示:
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,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,内容仅供参考,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