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首页 >> 刻肌刻骨 >> 正文

寻找红色印记东阿第一个党支部在姜楼高小诞生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11-13

姜楼高小支部纪念碑

  东阿县姜楼镇姜楼村的西北是姜楼镇中心小学,校园中不时传来学生朗朗的读书声。

  83年前,也就是1933年,东阿县第一个党支部——姜楼高小党支部,就在这里成立。大批党员从这里背起行囊,或奔赴革命圣地延安,或转战疆场。从那以后,红色的革命故事在这片土地上流传,革命的精神激励着当今的青少年。

  姜楼高小是爱国民主人士孙广滨创办的。1932年春,孙广滨先生大学毕业后,回到故乡孙庄。在民族危亡、国难当头之际,深感唤起民众、教育救国之重要,便在姜楼镇碧霞宫(俗称奶奶庙)搬除神像,清扫庙堂,创办了姜楼高小。

  1933年7月,在济南乡师读书的学生、共产党员姚仲明响应山东省委“到农村去”的号召,带着开辟农村工作、发展党组织的任务,回到了故乡东阿县韩堂村。

  姚仲明利用讲课的有利条件,一边讲解课文,一边借题发挥,针砭时弊、揭露黑暗,相机宣传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革命事迹。经过初步实践,来自农村的学生乐意接受进步思想,特别是那些家境贫寒的学生,对改变不平等的社会制度具有迫切要求,更拥护革命的主张。

  姚仲明通过调查了解,采取个别谈话的方式,做具体引导工作,先后发展了苏广才(现名苏民)、王玉珍、尹燕桂、赵传耕、刘万明等十几名同志。1933年9月,东阿县第一个共产党支部——姜楼高小党支部成立,苏广才任支部书记,王玉珍任宣传委员,尹燕桂任组织委员。

  支部建立后的主要工作任务是:宣传共产主义思想,宣传党的抗日主张;发展党的组织,进行组织建设。支部直接和济南乡师党组织联系。1934年,中共济南临时市委成立,改由济南临时市委领导。1935年冬,中共山东临时工作委员会成立,又归属中共山东临时工委领导。1936年2月,中共东阿县委成立,直接归县委领导,直到“七七”事变姜楼高小停办。

  正当支部刚刚建立、发展壮大之时,山东省委却因宋鸣时的叛变而惨遭破坏,全省的党组织破坏殆尽。在这种相当困难的形势下,支部采取了长期隐蔽、积极慎重地发展党员,加强党的建设,积蓄革命力量,迎接革命高潮的方针。

  姜楼高小党支部,不仅为东阿党的组织和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,而且为整个党的革命事业也培养了大批革命干部,“七七”事变后,有的党员背起背包,或奔赴革命圣地延安,或转战大江南北、长城内外,有的献出了宝贵生命,有的战功赫赫,成为党的高级干部。

  因年久失修,加之“文革”期间的破坏,姜楼高小的原貌已不复存在。1989年,在原姜楼高小的基础上,建立了东阿县姜楼中心小学,后经学校合并,扩大规模,成为现在的姜楼镇中心小学。小学现有两栋教学楼。(新闻网)

  记者 张娜

  □相关新闻

 

  这位东阿88岁老兵是电影《平原游击队》中“孟小北”的原型之一

  电影《平原游击队》里有个李向阳,里面还有个小孩叫孟小北。其实,电影里发生在孟小北身上的那些事儿,也都发生在韩泽江身上。韩泽江就是“孟小北”的原型之一。

  韩泽江,1928年出生于东阿县顾官屯镇于才村。9岁时,曾为中共东阿县代理县长苏民放风、送信被抓。14岁时,跟随杨得志的部队入伍,开始了他的侦察兵生涯。一生参加过80余次战斗,多次立功受奖。抗日战争中,参加过攻打阳谷、、东阿、茌平等多次战斗。解放战争中,随刘邓大军南下,并在河南、安徽等地战斗。后来参加过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,随人民解放军第五兵团挺进大西南,随军西进贵州,驻守在仁怀县茅台镇,任武工队队长兼仁怀县政委,多癫痫医院次参与剿匪战斗,后负伤退役。

  近日,记者联系到韩泽江的儿子韩广昌。如今老人住在东阿县西关一个院子里,韩泽江因头部负伤,再加上年纪大了,耳聋,说话有点不太清晰,但提到自己当初的战斗经历,却是滔滔不绝。

韩泽江

  放风送信

  9岁就当上“小八路”

  早在抗战爆发前,东阿县就成立了第一个党支部——姜楼高小党支部,苏民任书记,带领党员们积极发展党组织,做地下工作。

  1935年4月,赵健民来东阿视察工作,向苏民提出建立县委的意见。1936年2月,中共东阿县委在西程铺建立,苏民任书记。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,苏民带领东阿县委在黄屯召开抗日救国联合大会,积极发动全民抗日。1940年,东阿抗日县政府在葫芦头村成立,苏民任代理县长。随后,东阿县武装工作团及东阿县抗日大队成立,由县长苏民兼大队长,下设3个连。

  韩泽江老人说,在他八九岁时,苏民一帮人就住在自己家里。因为自己年龄小,不容易引起注意,苏民便让韩泽江帮忙放风、送信,协助他们做地下工作。

  然而,韩泽江给共产党送信的事儿被村里的富农知道了,就到赵庄碉堡的“二鬼子”(伪军)那里进行检举。

  “赵庄村的碉堡分两围,大围套小围,小围在内,里面住着日本鬼子;大围在外,里面住着二鬼子。平时,日本鬼子很少出来,主要是二鬼子发孬。”韩泽江说,赵庄村的富农跑到伪军那里报告,说我是小八路。

  随后,韩泽江被抓到围子里。韩泽江是家中的独子。为了救出儿子,韩泽江的父亲变卖了祖上传下来的二亩半地,将钱送给伪军的头目后,才将儿子救出来。家中因此变得更穷了,继母将其赶出家门。

  从那之后,韩泽江就跟随苏民领导的县大队正式参加了地下工作。当时,县里有区队。“县大队还有个武工队,我是个小孩,没有固定编制,哪里需要我做点什么我就跟着做点什么,比如跟在民兵队伍中抬担架照顾伤员等。1942年,县大队升级成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三团,我们都称呼自己为‘老三团’。”韩泽江说。

  这一年, 韩泽江正式参加了革命。

  跟随杨得志司令员

  做起侦察兵

  1938年2月,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代理旅长杨得志奉命二出太行山,挺进冀南豫北。当年3月,冀鲁豫支队成立,杨得志任司令员。1939年3月下旬,杨得志率主力部队挺进鲁西南。1941年7月,鲁西军区和冀鲁豫军区合并,统称冀鲁豫军区,杨得志任司令员。

  杨得志见韩泽江聪明伶俐,又听闻他是个“小八路”,便经常将他带在身边。当时,战斗形势十分严峻,杨得志司令员带领部队不停转战,需要连续夜行军、急行军。杨得志骑着高头大马,行军时韩泽江就拽着他的马尾巴跑,跑不动了就被抱到马上。

  天气比较冷,韩泽江穿得很单薄,杨得志就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他。“虽然杨司令员对我特别好,像自己的父亲一样,但是分派任务的时候也是很严肃的,一般让我当小侦察员,去敌人那里探情报。”韩泽江说。

  正是在杨得志司令员的熏陶下,塑造了韩泽江冷静、机智、勇敢的性格;也正是从那时起,他开始了10多年的侦察兵生涯。

  除了跟着杨得志,韩泽江还跟着“老三团”打仗。很快,韩泽江就当上了三团二连二排石家庄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的排长。

  为了获得日军先进的武器装备,老三团决定打日军的伏击。伏击地点在附近村的河沟旁,最后大获全胜,缴获了两挺歪把字机枪,两门小炮。

  后来,根据上级的要求,老三团被编入正式部队七团。

  他是《平原游击队》中

  “孟小北”的原型

  电影《平原游击队》里有个李向阳,里面有个小孩叫孟小北。其实,电影里发生在孟小北身上的那些事儿,也都发生在韩泽江身上。

  韩泽江告诉记者:“我看着这个电影,就经常想起我的老战友们,想起那个时候的我。”

  有一次,韩泽江扮成“小要饭的”,去完成侦察任务。他发现炮楼里的敌人偶尔会出来买菜。于是,蹲守几天后,他终于发现一个敌人出来买菜。韩泽江假装讨饭,慢慢走到他身后,把准备好的烟袋杆拿出来,顶在他脖子上。烟袋杆的头是铜的,顶在脖子里凉丝丝的,跟盒子枪很像,敌人以为真碰上了八路,就乖乖地把手举了起来。韩泽江趁机缴了他的枪,命令他不准动,然后迅速溜进庄稼地里跑远了。

  因为年龄小,部队一直没有给韩泽江配枪,但他一直想要一支真枪。拿着从敌人手中缴获的真枪特别开心。然而,这支枪没过几天就交公了。后来,在光岳楼底下,韩泽江又缴获了一支枪,最后也交公了。

  当时,韩泽江是个小侦察员,经常和几名老同志深入敌占区去探情报。敌人对这个衣着破烂的小孩警惕性不高。有一次,韩泽江和几个老同志深入敌占区,他走到敌人跟前遭喝问:“你干什么的?”韩泽江说:“吊孝:”“给谁吊孝?”这时,老同志就趁机上前下了敌人的枪并给了韩泽江。

  韩泽江说,《平原游击队》里这样的事情绝不是杜撰的,是真实发生在韩泽江及老同志身上的。

  加入武工队

  深入敌营探情报搞破坏

  1943年1月,军分区从第一二三团及第一游击支队中,抽调人员组成了104个小分队(武工队),分别派遣到日伪顽军占领区,一边战斗,一边做群众工作,与当地党组织、武装及民兵联防,互相配合,机动灵活地打击日军,瓦解争取伪顽军。

  当时部队抽调的主要是心理素质好、军事斗争经验丰富、军事技术过硬的,韩泽江也被抽调参加了武工队。那时,武工队要经常深入敌占区活动,都配着双枪。韩泽江的双枪尤其高级,是带闷机的,可以像机关枪一样连发。

  也因此闹了一场笑话。于才村有个老乡跟韩泽江在一个部队当兵,后来在一场战斗中看到有个使双枪的人被打死了,模样难辨。当时能配这种高级双枪的人不多,他认为这人肯定是韩泽江。受伤复员后,老乡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了韩泽江所在的村部和韩泽江的家人。为此,“村里把我们家定为烈士家属,一个小牌牌挂在门上13年,我当了13年的烈士。”韩泽江说。

  在武工队里跟韩泽江一起干侦察工作的还有两名女同志,她们俩都是三十多岁,会用双枪,打得也很准。她们经常陪着韩泽江一起去执行任务,自己化装成男人,把韩泽江化装成小女孩,为的是能减轻日军的警戒心。

  “那时候,我慢慢地靠过去,然后用腰带或布条从敌人背后勒住脖子,背起来就跑。要是后面有人给托着点,这个人就死不了。我们找个僻静地问他的部队番号什么的,然后穿着他的衣服和枪深入敌营,探情报或者搞破坏。要是后面没有人托着,他就得死,我们管这个叫‘背死狗’。那时候,‘背死狗’是我们侦察员、武工队最常用的手段。”韩泽江说。

  扛着20个手榴弹

  炸开城墙

  抗战时期,韩泽江攻打过东阿一带的全部炮楼,还参加过解放阳谷、、东阿、茌平等县城的战斗,打伏击、袭扰更是家常便饭。

  1944年,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开始不断攻打日军据点。在司令员刘致远指挥下,在、阳谷、东阿、茌平、博平等地作战36次,并攻克东阿杨柳、阳谷阿城等伪军据点16处,歼俘伪军1000余人。“那时候,我们三团和七团合并打赵庄据点,打了整整一个晚上才打下来。后来我们打了阳谷南关,下午打下阳谷南关,然后急行军晚上就到了铜城。枪一响,铜城据点的日伪军就吓得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跑到老东阿(今平阴县东阿镇)去了。”韩泽江说。

  1946年1月,城内驻着王金祥的部队。为了拔除这个据点,韩泽江所在的军区发起了攻打的战斗。城墙坚固,外面还有护城河,久攻不下。当时,连炸药都没有了。领导拉着韩泽江说:“小韩,给你20个手榴弹,你去把城墙炸开。只要完成任务,你活着是共产党员,死了也算共产党员!”于是,韩泽江在战场上举起胳膊宣读了入党誓言,然后接过捆成一捆的20个手榴弹。他左手搂着手榴弹,右手支撑着身体匍匐前进。爬到城墙底下后,韩泽江把手榴弹竖好,拉了线就赶快往回打滚,命算是保住了。

  城墙一炸开,部队就冲了进去,韩泽江也冲进去了。“在拼刺刀的过程中,我的肚子受伤了,肠子像自行车内胎一样流出来。卫生员把我送出城,当地的热心群众把我拉到高粱地里,把肠子塞进肚子里,然后把地里长的荠荠菜放在嘴里嚼碎敷在我的伤口上,充当碘酒消毒。”韩泽江说。

  当时既缺医生又缺药,受伤的战士很多都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。“我的命大活下来了,但是只要我站起来,我的肚子就会鼓起一个大包,就是因为当时肠子塞进去的时候,一层一层的没有套好。”韩泽江说。

  这次战斗下来,韩泽江就是正式的共产党员了。

  □记者手记

  7月8日,记者采访期间,韩泽江老人因身体原因住进了东阿县人民医院。老人耳聋,言语不清,儿子韩广昌一直在做补充解释。

  韩广昌告诉晚报记者,父亲经常念叨自己的这些经历,对于父亲的故事,他都熟记于心。韩广昌说,2015年父亲得到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,有多家媒体记者相继采访,父亲一直很激动。但每次采访结束后,父亲都沉浸在战争岁月中,想念自己的老战友,一连好几天都不吃饭……

  对于记者的到访,作为儿子的韩广昌既高兴又担心,为父亲的经历感到自豪,同时又担心父亲的身体。为了减少对这位88岁老人的影响,记者多与韩广昌交流,同时联系到曾经采访过老内蒙古癫痫专科医院人的记者,最终完成了本文的采写。一位记者曾说,那次采访韩泽江老人一上午都没有喝水,怕喝水多了小便频繁影响采访。老人顿时让人心生敬仰。

友情提示:
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,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,内容仅供参考,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